最近在群里谈到生命的话题,进而联想到身边发生的一些轻生也好,自弃也罢的案例,进而又想到尼轰的2011年度汉字中的“绊”。

有些人谈及这些现象时,表现了自己对轻生者行为的不能理解。我想,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羁绊”,倘若心有羁绊,估计是不会作出任何可能伤害生命的事情的。

由此我也想到了我个人的生命观。包括请病假这件事,学校一直是要求“轻伤不下火线”,我一直对此嗤之以鼻。所谓的生命教育,连生命都不遵章,还谈什么教育呢?难道,病怏怏的过一辈子就比活力满满的半辈子要好么?所以我这么说“我不畏惧死亡,但我也不迎合死亡”。或许是因为我还有羁绊,按我老师话讲还没“看破红尘”,不过谁在乎这件事情呢。这羁绊,或许是我自找的。自找的羁绊就是所谓的“约定”了。

“人生就像这列车,我们上车后根据手中票寻找自己座位,有人很早就找到了,而有人需要很长时间才找到属于自己位置。火车上过道很窄,却是必经之路。在过道上,你会遇到和你一样温和谦让人,也会遇到蛮横不讲理人。列车浓缩了人生,在这张列车上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人。遇到谁,想不想遇到,都由不得我们自己选择。”

我想,尽管我不能选择我可以遇到谁,不过我可以并且已经选择了可以约定的人。

连那风都笑我了。

史蒂芬·保罗·乔布斯,五十六载的生命,在此画上了句号。
但是有些东西,我想,总会传递下去。
无论是否信奉苹果的哲学教条,在此时刻,我都想说:
愿英灵安息,安之于彼方。

Read More →

9月23日,在快上高速公路的地方车胎彻底的爆了。我来到车外,抬头就是高速公路硕大的路墩,爬山虎已然侵上了整块墙垣。地上也有爬山虎,看起来几乎是死了。在地上的爬山虎的网络里,隐约能看到几朵黄色的小花,寄身在萎缩的藤蔓下,半明半暗的夹在阳光和影子之间。

路墩边上坐着两个城市清洁者。每天都有很多车子在这个高速公路出入口处来来往往,但是不会有车子有意的在这里停下——除了像我们一样运气不佳的爆胎的情况。所以看到那两个清洁者放下工作坐着,看着车里的同学们显得有些心酸,又有些高兴。晨后,天气不冷不热,阳光依旧凝固在这么一幅不少见的静物画上。旁边的车道里,依旧是穿穿梭梭的车辆。
或许还是自然之景更容易让人怀想。地上的爬山虎看起来几乎是死了,不过仔细看,还是没有枯萎。尽管是萎靡的状态,但是经脉中却依然流动的绿色的血液。
那奔腾不息的鲜血,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川流不息的路人,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转动的车轮,是沿着车辙呢,还是沿着别人画的地图呢,还是沿着自己的心呢。
半个小时的时间,凝固在名为“过去”的抽屉里。这个抽屉,夹在阳光和影子之间,夹在历史与现在之间。供奉先灵的祭盘里什么也没有,只有空空落落的几个盘子,唯一看到的就是蜡烛的光亮正一点点的暗淡——不是因为油尽灯枯的落寞,而是因为,阳光正透过密密麻麻枯藤里半透明的泪水渗进来,轻轻敲打着黄色的花瓣;花瓣下的叶子已然比刚开始更在光斑中了一些。
有些东西已经死去了,有些东西刚刚才产生。向日葵的一生并不都是看着太阳,刚刚萌芽的时候,她可能会身不由己,可能会倍感彷徨,她只能选择成长,积蓄着突破的力量;长大之后,我对她有十足的信心,我相信她一定能扭头看遍世间每一片光亮,不论长在马路的阴影下,还是长在爬山虎的包围中,也不论有没有人看她,蹂躏他。“每个人都是自己精神层面上的神。”梦想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现实不足的填补,它背后是一个人最为脆弱最为细腻的内心,是最不害怕所谓“命运”的东西。“即使生活在果壳之中,我依然是宇宙之王。”

这几天补了好多的多啦A梦大长篇和短篇。多啦A梦好多大长篇就是讲述了偶然相遇,最终永别的故事。譬如宇宙开拓史、太阳王传说等等。这种故事可以有很多种背景,不过核心都是差不多的。

对于我来讲,这种故事虽然看的很多了,不过还总是很催泪。可能和我的个人经历(或者说是想法)有关的原因吧。彼方,可能是可亚可亚星一样的净土,或者说是圣地,大雄可以选择留在那里,不过他选择了回来。

我怀想星空,但是我更希望把星星带到身边来。因为我害怕孤单,再好的景色也胜不过一个可以聊天的人。所以我在看一切有关“距离”的作品的时候都有莫名的感慨,秒速五厘米也好,星之声也好。老妈本来让我高中就去国外念书的,但我到现在还是没怎么这个想法……恐怕是因为在国内有惦记的人吧。

想想这种感觉真的是很纠结但是又很美好吧。

虽然我不想对任何人说再见,但是再见总是在所难免。相逢是首歌,好吧。再见。我知道,这不会是永别。就算是永别,也不过是下一个轮回的序章。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一名同学和一位朋友。

前段时候开始喝LOTTE的妙之吻,号称是初恋的味道,这又让我想到前段时间LOVE PLUS!和荷氏联合推出的宁宁味凉糖,不由得感觉“恋爱”这个词语里面可以下的功夫太多了。当然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一方面功利的说,这是消费市场决定的,另一方面来讲,表露个人情感是人类的客观需要嘛。

想想我现在的感情生活呢(笑)~比起轰轰烈烈的爱情来说,我更喜欢相互扶持,开心的时候可以一起聊天、一起晒太阳。一瓢饮,一壶酒,我恐怕是过不了那种孤寂的生活了,所以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出国,我说国内还有值得惦记的人,想念一方水土,想念一方水土上的人们。我们这里曾经(非常古老的曾经了)是全中国豆类交易最繁盛的地方,号称是掌握着全国豆价命脉。当然,现在已然是物是人非。就算是物,恐怕都已经是历经沧桑而不见踪迹了。

外婆家楼下有口老井,以前还在那上面堆过雪人。从以前的绿地中央,变成了现在的水泥地上静静的躺着这么一口用铁皮盖着的老井。与很多地方不同,这口井里的水还是绝对的清澈,尽管水位降低了。住民们仿佛形成了默契不再去用它。童年的记忆中还记得外婆和一位“瑶婆婆”一起在井边打麻将。现在这位瑶婆婆在前几年得了中风,只能躺在床上,空怅惘了。

我想,真正的感情一定是能融汇贯通的。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睹物思人抑或睹人思物的情感,本质上都是合一的。真正的感情中寄托了记忆与期望,有时候会在特定的时刻爆发,绽放出花火,大多数情况下只会平平淡淡的怀想一生。湿湿的苔藓不知道已经长了多少的年月,又有多少人不经意的踩过、发觉。之前看过一篇叫独木密林的文章给我印象很深,一片林子只有一棵树。每个躯干却又曾经是一个人。记忆也是如此,唯一的美好根植在心里,体现出来的是一片一片的回忆,他们撑起一面的荫凉,并在茂密的生机之上,怀想天空,期待明天。

这次去杭州,以及包括后来的去镇江(我本人没去),都是一次愉快的布教之旅。
想到刚看幸运星的时候觉得宅方的“布教用”很不可思议。后来才领悟是什么奥义。
只能说是爱好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爱好都快可以成为我的副业了。
教室里我们学校坐第一排,打牌的打牌,联机GVG的GVG,睡觉的睡觉,画画的画画(某人还是PIXIV上还稍微有点人气的童鞋),分明就是去上(za)课(chang)的。

虽然近来日语没大长进,不过也在一点一滴的积累着,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嗯嗯。

不过也很幸运吧,有开明的老爸和老妈,这次去LiSA演唱会以及N1(纯粹打酱油)以及CC9以及原定的QB见面会(不过挪到帝都就不知道能不能去了,11月份估计也完全没时间)都是他们赞助的,在此肯定要鞠躬,以及道一句:
アリガトウゴザイマシタ!
非常自豪的是,在我的熏陶之下……老爸也开始看动漫了……给老爸挑了Angel Beats!作入门,希望能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吧。我非常庆幸没有像某位长春女士那样的母亲(尽管我的母亲也比较严厉,不过绝大多数的原因是我不喜欢整理东西)

PS: 貌似某人已经完全把这个博客当成Tumblr在用了。兴致一高,文笔便轻快起来了。

出于某些目的,本博客即日起采用 Cloudflare 免费 CDN 服务。不过众所周知免费的东西不是很让人放心,本身我也不是很清楚 Cloudflare 这家服务到底怎么样。现在的情况是我使用 W3 Total Cache+vsFtpd+Cloudflare。CSS、JS等静态内容都通过另外一个域名cdn.sherryai.com(已经挂在 Cloudflare 下了)分发,这样的话即使 Cloudflare 挂了网站本身还是能进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