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这个说法出自《旧约·雅歌》:“…Your neck is like an ivory tower. Your eyes are pools in Heshbon,by the gate of Bath-rabbim….”(……你的脖颈如同象牙塔;你的眼目好似希实本巴特那拉并门旁的水池;……).。后来法国十九世纪文艺批评家沙尔-奥古斯丁·圣伯夫用此批评同时代消极浪漫主义诗人维尼,即忽视现实社会丑恶悲惨之生活,而自隐于其理;而在中国大陆通常指代大学。(演绎自维基百科,CC-BY-SA-3.0) Read More →

今日偶闻外婆心脏不佳,或许要使用心脏起搏器,悲绪涌上心头。

情感正如涨潮一般,挥之不去,却在我睡着的时候悄悄褪去。
在潮水中行走,哪里能不湿脚。
抬头看天际线,双手合十,默默的祝愿。
Read More →

“云”这个词汇应该讲炒的还是挺热的了,当然其中也不乏过度诠释、强贴标签等现象。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在家里折腾了一个私有云服务,基本上是 SaaS 与 PaaS 的混合。本文大略的记载了此中一些想法。

Read More →

很久没有玩国内的网游了,说实话呢,自从一个承载了我小学多少青春快乐(嗯,和同桌,也可以说是现在的妹纸)的网游被改的不成样子之后,我就伤心了。前段时间正好一个好朋友谈及以前玩的游戏的故事,我想到了梦幻西游、亚联的百战天虫、星际争霸(记得当时还是奥美代理的),近一点的有QQ幻想、QQ飞车(这个绝对是我玩过的最烧钱的游戏了,可能是我玩的网游总的来讲还是太少的原因)等等,有所谓的迷之伤感。打算回网易看看,又恰好看到了《精灵传说》这款“新”游戏,于是乎做了这个评测。评测不是主要内容,文末大略是吐槽了一下。

Read More →

2011 合上,2012 再起。

偶尔也写了这么一段晦涩的文字,凝结了我在大晦日的心声:

他坐在船上。眼前好像就是瀑布,身边的水却还是那么平静。青色的卵石静静的躺在泥中晒着太阳。船吃水初奇的浅,好像没有重量,曳曳的荧波自己在发光。云端浮着巨大的星球,占有空中六分之一的尺幅,与云一起,近在咫尺,远若天涯。赤红的锐气在蔚蓝的涂鸦中浸透,黑色的压抑透不过来,也穿不出去。水缓缓流淌,流到天上。小船载着他往前走,流光落在身后。

我想,对于每个人来说,不论 2011 年中经历了什么,或早或晚都会变成美好的回忆。从虚岁来说,人又长大了一岁,有新的任务,有新的目标;同时,我希望,念想和梦想依然是那么的纯洁无瑕,毫无玷染。恍惚间想到了《拜见罗宾逊一家》中的一段话,也送给阅读本文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支持。所谓的“末日”中,恐怕更需努力吧。

Around here, however, we don’t look backwards for very long.
We keep moving forward, opening up new doors and doing new things,
because we’re curious….and curiosity keeps leading us down new paths.

by Walt Dis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