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一些古奥的原因,这篇文章是拖了再拖,再稿数次(其实只是因为IE老崩)。以下的文章大部分都是不假思索的胡言乱语、笑谈而已。

本身这个标题是一首歌的名字,大致上描述了一个反乌托邦式的社会,在这里,幸福变成一种义务而非权利,因而所谓的幸福成为了名义上的说辞而不是一种感觉了。扯这首歌就是想说说“感觉”的问题,有些概念一直提,但是我觉得它应该是一种感觉,而非是挂在嘴边的玩具。

每个人都在追求答案,有那些笃定的问题,就像今天乃至每次回高中看学弟学妹们考试总生发出些许感慨,绝大部分学生在高中里无非追求的就是一个好的大学嘛;也有那些非常模糊的问题,比如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求,想起前些日子看到的一个比喻,试想一幅美丽的风光是简单的,但是如果要你把他描绘出来一下子就觉得这风景里每一样东西都非常模糊,不知细节从何落笔。就和汉代的骈文一样,许多空想的构景大多只有空泛的描述而无实感。

无实感归无实感,有些东西东西也是说不清楚的。前段时间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如何定义「重要的朋友」,得分最高的回答是「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这句话原文是「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想想也是,见面之时便无可所谈,实则害怕的是会见便目的凿凿的言语吧。

确乎的幸福只有在细细品味之中才能感受到,豪饮一瓶红酒实在是浪费,谈到安心,也只是在幸福弥漫中获得的一种归属感。追寻答案的过程可能是幸福的可能是痛苦的,但那些强迫别人去寻找的人,就像那定位人均300的红酒坊一样也是活不久的。

3 Thoughts on “「这里是,幸福安心委员会」

  1. 感觉幸福总是在回忆中,未曾拥有,但曾经手…

  2. Mobile模式下 名字略长啊,估计1080p的屏幕才不压 还有本该显示头像的地方也空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