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南极的磷虾,没错,正是蓝鲸的食物。
  我恰巧认识一只蓝鲸。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认识他的时候,他正在海里漫无目的的游荡,大致是在寻找食物。刚开始没发现他,后来感觉肚子底下猛地一吸,就贴到了一块厚实的皮肤上。那又恰巧是他头顶的空隙,在那里,水流你来我往,势力均衡,无法将我推向他的嘴里,牢牢的趴在他的背上,等到他靠近水面的时候,我也可以美美的饱餐一顿。有时候,偶然实在是一种美丽的必然,不是么?
  过了三道洋流,他才发现了我的存在。作为一只离家独居的蓝鲸,他的孤独悄悄的写在了眼睛的褶皱里。白色的盐悄悄的沉淀下来,在深深浅浅的海水格外显眼。盐晶不断的被水流冲走,又不断的沉积;孤独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却从未消失。
  我在猜测,不知道他是做错了什么,让他被放逐到这样的极远之地,是他的父母,还是那些叫作“人类”的生物?不敢肆意揣度的我,轻轻的挠着他的脑袋。蓝蓝的皮肤上划过一道泛白的凹陷的痕迹,之后便又弹了起来,不过颜色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的每一次感知都需要对我而言很长的时间,他每次只有呜呜声作为回应。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充足的食物了——我的朋友——姑且还这么称呼——不知道游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我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地方——太黑了——周围什么也看不见——几乎没有食物——什么都没有——冷的让我想睡觉——我尽力抽动了下身躯——到最后连最基本的抽动也——没有力气了——周围什么都在变黑——变慢——身体在变沉……
  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像一下子身体就轻了起来,可以自由的游动了。难道这里的水与其他地方不同么?之前拼命的挣扎都被狠狠的水流压住,无法离脱。
  底下毫不意外的是那头蓝鲸。
  意外的是他在流泪。
  奇怪……分明在水里面……
  我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我能看到那条蓝鲸的身体,竟然是如同雪花一般晶莹剔透的,他的旁边,孕育出一片七彩的画——绝对不是在海洋中能看到的东西。于是,我断定我不在那熟悉的海里。
  那么,我在哪里?
  我的身体下面……是那被称为云的东西么?是那拼了生命接近海面又拼命向上才能看到的如起伏浪花一般破碎但纯白的东西么……她们现在竟在我之下。
  我的朋友——我突然产生了莫名的怜悯——正在汩汩的喷射出水流。
  黑色的水流。落到底下的云上,于是云也变黑了。不一会儿,就听到轰隆隆的响声。
  我看到了我的伙伴逐渐变透明了。最后变成了气泡消散而去。

  随后我也失去了意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