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知道。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话都是无力的乃至不妥当的。
尼采希把大学视为人生的第二次开始。
无论起点多高,向上攀爬的路途总是一样的漫长与艰难。
而你又是否做好准备了呢?
转型期的渡过有顺利的,有痛苦的。
顺利的同时,请思考同样有许多人和你一样顺利,所以你的顺利并没有多大的优势;
痛苦的同时,请思考同样有许多人和你一样痛苦,所以你的痛苦并没有多大的劣势。
顺利与痛苦,都是一时的感受。痛苦,反而是成长过程中积累起来的伤痕,锻炼着免疫系统。
抵御着更凛冽的未知寒风。

女人是水,孕育着亘古的柔肠,情感满溢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是山,沉积着万年的坚土,语言决断起来便刀刀入骨,万劫不复。
因此,有水绕着山,有山绕着水。阴阳互补,两仪相生。

病在肓里必须要剜骨去毒,
当然,我也在步步反思自我的行动。
但我实在不想看到你在一件不值得的事情中沉沦太久。

因为我们可以改变的事情仍有很多。
与君共勉。

One Thought on “如何说,如何做

  1. 无限的未知 NUL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