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在快上高速公路的地方车胎彻底的爆了。我来到车外,抬头就是高速公路硕大的路墩,爬山虎已然侵上了整块墙垣。地上也有爬山虎,看起来几乎是死了。在地上的爬山虎的网络里,隐约能看到几朵黄色的小花,寄身在萎缩的藤蔓下,半明半暗的夹在阳光和影子之间。

路墩边上坐着两个城市清洁者。每天都有很多车子在这个高速公路出入口处来来往往,但是不会有车子有意的在这里停下——除了像我们一样运气不佳的爆胎的情况。所以看到那两个清洁者放下工作坐着,看着车里的同学们显得有些心酸,又有些高兴。晨后,天气不冷不热,阳光依旧凝固在这么一幅不少见的静物画上。旁边的车道里,依旧是穿穿梭梭的车辆。
或许还是自然之景更容易让人怀想。地上的爬山虎看起来几乎是死了,不过仔细看,还是没有枯萎。尽管是萎靡的状态,但是经脉中却依然流动的绿色的血液。
那奔腾不息的鲜血,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川流不息的路人,是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转动的车轮,是沿着车辙呢,还是沿着别人画的地图呢,还是沿着自己的心呢。
半个小时的时间,凝固在名为“过去”的抽屉里。这个抽屉,夹在阳光和影子之间,夹在历史与现在之间。供奉先灵的祭盘里什么也没有,只有空空落落的几个盘子,唯一看到的就是蜡烛的光亮正一点点的暗淡——不是因为油尽灯枯的落寞,而是因为,阳光正透过密密麻麻枯藤里半透明的泪水渗进来,轻轻敲打着黄色的花瓣;花瓣下的叶子已然比刚开始更在光斑中了一些。
有些东西已经死去了,有些东西刚刚才产生。向日葵的一生并不都是看着太阳,刚刚萌芽的时候,她可能会身不由己,可能会倍感彷徨,她只能选择成长,积蓄着突破的力量;长大之后,我对她有十足的信心,我相信她一定能扭头看遍世间每一片光亮,不论长在马路的阴影下,还是长在爬山虎的包围中,也不论有没有人看她,蹂躏他。“每个人都是自己精神层面上的神。”梦想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现实不足的填补,它背后是一个人最为脆弱最为细腻的内心,是最不害怕所谓“命运”的东西。“即使生活在果壳之中,我依然是宇宙之王。”

2 Thoughts on “地上的爬山虎

  1. 唔… 是人生感悟呢…

  2. 嗯,打破命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