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候开始喝LOTTE的妙之吻,号称是初恋的味道,这又让我想到前段时间LOVE PLUS!和荷氏联合推出的宁宁味凉糖,不由得感觉“恋爱”这个词语里面可以下的功夫太多了。当然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一方面功利的说,这是消费市场决定的,另一方面来讲,表露个人情感是人类的客观需要嘛。

想想我现在的感情生活呢(笑)~比起轰轰烈烈的爱情来说,我更喜欢相互扶持,开心的时候可以一起聊天、一起晒太阳。一瓢饮,一壶酒,我恐怕是过不了那种孤寂的生活了,所以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出国,我说国内还有值得惦记的人,想念一方水土,想念一方水土上的人们。我们这里曾经(非常古老的曾经了)是全中国豆类交易最繁盛的地方,号称是掌握着全国豆价命脉。当然,现在已然是物是人非。就算是物,恐怕都已经是历经沧桑而不见踪迹了。

外婆家楼下有口老井,以前还在那上面堆过雪人。从以前的绿地中央,变成了现在的水泥地上静静的躺着这么一口用铁皮盖着的老井。与很多地方不同,这口井里的水还是绝对的清澈,尽管水位降低了。住民们仿佛形成了默契不再去用它。童年的记忆中还记得外婆和一位“瑶婆婆”一起在井边打麻将。现在这位瑶婆婆在前几年得了中风,只能躺在床上,空怅惘了。

我想,真正的感情一定是能融汇贯通的。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睹物思人抑或睹人思物的情感,本质上都是合一的。真正的感情中寄托了记忆与期望,有时候会在特定的时刻爆发,绽放出花火,大多数情况下只会平平淡淡的怀想一生。湿湿的苔藓不知道已经长了多少的年月,又有多少人不经意的踩过、发觉。之前看过一篇叫独木密林的文章给我印象很深,一片林子只有一棵树。每个躯干却又曾经是一个人。记忆也是如此,唯一的美好根植在心里,体现出来的是一片一片的回忆,他们撑起一面的荫凉,并在茂密的生机之上,怀想天空,期待明天。

5 Thoughts on “妙之吻

  1. 姥姥的爸爸(太祖父?)当年是和钱学森一届一起公派出国留学的貌似,毕业后也是因为念家最终回了桂林老家。乡土情这个观点感觉现在越来越淡泊了,社会功利了,人也逐渐淡泊了。

  2. Nestle on 2011/08/21 at 13:15 said:

    这里的文章好深刻啊。

  3. 感觉偶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什么家的概念呢…
    “前途”变得更被人看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