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十二个小时前,去看了 X 战警的最新一部 Days of Future Past。台翻是“未来昔日”,总觉得有点纯粹的字面翻译;大陆的译法是“逆转未来”,总感觉又是被剧透了一样。本文是随便写的一篇随笔,剧透成分注意。
Read More →

  “象牙塔”这个说法出自《旧约·雅歌》:“…Your neck is like an ivory tower. Your eyes are pools in Heshbon,by the gate of Bath-rabbim….”(……你的脖颈如同象牙塔;你的眼目好似希实本巴特那拉并门旁的水池;……).。后来法国十九世纪文艺批评家沙尔-奥古斯丁·圣伯夫用此批评同时代消极浪漫主义诗人维尼,即忽视现实社会丑恶悲惨之生活,而自隐于其理;而在中国大陆通常指代大学。(演绎自维基百科,CC-BY-SA-3.0) Read More →

今日偶闻外婆心脏不佳,或许要使用心脏起搏器,悲绪涌上心头。

情感正如涨潮一般,挥之不去,却在我睡着的时候悄悄褪去。
在潮水中行走,哪里能不湿脚。
抬头看天际线,双手合十,默默的祝愿。
Read More →

2011 合上,2012 再起。

偶尔也写了这么一段晦涩的文字,凝结了我在大晦日的心声:

他坐在船上。眼前好像就是瀑布,身边的水却还是那么平静。青色的卵石静静的躺在泥中晒着太阳。船吃水初奇的浅,好像没有重量,曳曳的荧波自己在发光。云端浮着巨大的星球,占有空中六分之一的尺幅,与云一起,近在咫尺,远若天涯。赤红的锐气在蔚蓝的涂鸦中浸透,黑色的压抑透不过来,也穿不出去。水缓缓流淌,流到天上。小船载着他往前走,流光落在身后。

我想,对于每个人来说,不论 2011 年中经历了什么,或早或晚都会变成美好的回忆。从虚岁来说,人又长大了一岁,有新的任务,有新的目标;同时,我希望,念想和梦想依然是那么的纯洁无瑕,毫无玷染。恍惚间想到了《拜见罗宾逊一家》中的一段话,也送给阅读本文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的支持。所谓的“末日”中,恐怕更需努力吧。

Around here, however, we don’t look backwards for very long.
We keep moving forward, opening up new doors and doing new things,
because we’re curious….and curiosity keeps leading us down new paths.

by Walt Disney

最近在群里谈到生命的话题,进而联想到身边发生的一些轻生也好,自弃也罢的案例,进而又想到尼轰的2011年度汉字中的“绊”。

有些人谈及这些现象时,表现了自己对轻生者行为的不能理解。我想,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羁绊”,倘若心有羁绊,估计是不会作出任何可能伤害生命的事情的。

由此我也想到了我个人的生命观。包括请病假这件事,学校一直是要求“轻伤不下火线”,我一直对此嗤之以鼻。所谓的生命教育,连生命都不遵章,还谈什么教育呢?难道,病怏怏的过一辈子就比活力满满的半辈子要好么?所以我这么说“我不畏惧死亡,但我也不迎合死亡”。或许是因为我还有羁绊,按我老师话讲还没“看破红尘”,不过谁在乎这件事情呢。这羁绊,或许是我自找的。自找的羁绊就是所谓的“约定”了。

“人生就像这列车,我们上车后根据手中票寻找自己座位,有人很早就找到了,而有人需要很长时间才找到属于自己位置。火车上过道很窄,却是必经之路。在过道上,你会遇到和你一样温和谦让人,也会遇到蛮横不讲理人。列车浓缩了人生,在这张列车上我们会遇到各式各样人。遇到谁,想不想遇到,都由不得我们自己选择。”

我想,尽管我不能选择我可以遇到谁,不过我可以并且已经选择了可以约定的人。

连那风都笑我了。

史蒂芬·保罗·乔布斯,五十六载的生命,在此画上了句号。
但是有些东西,我想,总会传递下去。
无论是否信奉苹果的哲学教条,在此时刻,我都想说:
愿英灵安息,安之于彼方。

Read More →